自传里的内马尔:无畏质疑(组图)

内马尔在昨晨进了2球,帮助巴西队在世界杯揭幕战上逆转克罗地亚。巴西“新10号”的传记《内马尔:无畏质疑》6月发布,早报选取传记中有关内马尔转会巴萨的幕后故事。

“伊比利亚国家对南美洲有占有欲,是他们发现和占领南美国家之后一直抱有的一种殖民者心态。本地的印第安人被视为天然劳动力,他们被作为奴隶、猎人或者向欧洲出口木材的林农。我们对于前殖民者有种奇怪而又夸张的顺从。巴西人一度认为所有巴西的东西都比欧洲进口的要低等。对于有些东西而言,情况确实如此。苏格兰威士忌和法国葡萄酒是无与伦比的。但外来的东西不只是这些,肥皂、衣服鞋子、建筑材料都是欧洲的,巴西建房子用的钢铁也来自英国。巴西的工业化进程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起步的,欧洲帮我们造了第一座炼钢厂是为了回报我们给他们提供南美人去参加二战。二战结束之后的20世纪50年代,我们开始自主生产汽车,一点一点地,我们从殖民时期的历史偏见里解脱出来。终于,在几十年之后,巴西人心里的独立精神开始明朗起来,不再是葡萄牙或西班牙人眼里那个还在蹒跚学步的小男孩了。”桑托斯俱乐部主席路易斯·阿尔瓦多·里贝伊罗说着,并从谈判桌上拿出一些详细资料。

“他们跟我谈判时就带着这种傲慢。我记得皇家马德里的主席坚持说,条款里的解约费,也就是他为买断内马尔愿意付的钱,跟市场价是一样的。但我拒绝了。我告诉他不管市场价怎么样,除非有人愿买有人愿卖,否则就没有市场价格。这是一个市场!只要有一方不想卖,即使另一方想买,那么也没有市场。皇家马德里觉得只有他们有能力买断内马尔,真是太自负了。切尔西也准备付3500万欧元的解约费。我也曾和财大气粗的意大利足球俱乐部有过会谈,还有巴塞罗那的主席桑德罗·罗塞尔。我把他们都拒绝了。从法律角度来讲,如果一家俱乐部愿意支付解约费,而球员又希望离开的话,留住他是非常困难的。”

路易斯·阿尔瓦多·里贝伊罗认为内马尔拒绝在转会合同上签字会让他的形象犹如足球界的玻利瓦尔。

如此一来,这将成为打破巴西“奴隶心理”的一个信号。但这样做的困难在于,向一个19岁的孩子兜售想法并不容易,因为他可能更在意踢球的乐趣,而不是如何对付老牌欧洲国家。

这位主席也非常清楚,除非球员本人愿意,否则他的想法会轻易地带上一丝先入为主的色彩。他可能很容易会被外界认为是一个伪君子。所以他的计划需要大胆施行,而且必须深思熟虑。

“我的态度很冒险。我给了内马尔一个开放性的选择,因为在我的意识形态里,球员并非是一件商品或者什么物品。他是一个人。所以球员总有他想向谁倾诉的自由。”路易斯·阿尔瓦多说,并补充道,“我确信我的论据—虽然不是有形的论据,但却是强有力的论据—能让内马尔留下来。欧洲俱乐部愿意支付的解约费很高,所以我那时的压力十分巨大。他的经纪人也想趁此赚一笔,他父亲还将有机会拿到一张首付为200万欧元的支票。我显然无法和这些数字竞争。” 生涯规划说服留队

桑托斯俱乐部主席路易斯·阿尔瓦多·里贝伊罗利用自己最擅长的办法,向内马尔和他的父亲讲了一个很棒的故事。

“我努力告诉他们,一个聪明快乐、脚踏实地的男孩可以继续在这里度过对他来说无疑是最棒的3年,当他22岁的时候,他可以和欧洲的球队签订合同,无论是否顺利,他都会在巴西度过这3年快乐的时光,赚很多的钱,而且内马尔会变成家喻户晓的名字,成为一个神话。”

这些年来,桑托斯俱乐部变成了一个很吸引球员的地方,不仅是因为它的历史,还因为它地处圣保罗州的海港城市桑托斯—一个充满魅力的地方。桑托斯城的地貌和里约热内卢非常相似,它被沙滩和山岭所环绕着。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城市,在城郊大约有150万人口。

桑托斯城拥有南美最繁忙的海港,因此吸引了全世界无数的公司。生活在桑托斯的人,除非有着如内马尔这般能以此为生的运动技能,否则很难有东西能吸引他,使他离开桑托斯。

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桑托斯俱乐部为内马尔制订了一个职业生涯规划,以确保他能留在桑托斯。这是一个管理他无限潜能的职业规划。

“这个规划非常特别,是根据巴西标准制造的,在创建个人识别身份档案时,我们计划着从他的财务角度为他进行形象方面的管理。我们认为他需要一个心理辅导专家和一个语言治疗师(内马尔需要学习如何和媒体界对话)。他有自我表达方面的困难,他喜欢嘟哝。他需要配合树立他的个人形象,给出‘对’或者‘不对’的建议。他需要一个一流的专业助理来打理他的收入。这样的话,他就不会重蹈巴西足球运动员在从业生涯里挣很多钱,最后却一味地花天酒地这样的覆辙。很多球员在年纪大了从球坛退出以后,甚至都很难养活自己,但却老是强迫自己生活在粉丝回忆里的盛年时光。”下一个塞纳式的人物?

俱乐部开发了一个教育项目,在教导的过程中,内马尔、他的父母和妹妹可以学会如何管理即将滚滚而来的收入。桑托斯俱乐部主席路易斯·阿尔瓦多·里贝伊罗要做的一切就是让内马尔相信,他自己和俱乐部的未来是绑在一起的。

“为了计算可支付的最高薪资,我们和内马尔的父亲进行了一次会谈。这过程就像一场富有激情的产品市场营销会。这次会谈在一家大银行总部的豪华会议室里进行,巨大的会议桌旁还留了一个位置,内马尔的父亲问道:‘为什么这把椅子空着?

这是为我们国家的第一偶像预留的,自从埃尔顿·塞纳过世后它就一直空着,至今都没有再出现过国家级的偶像,如今他将会属于内马尔。’我回答道。”

在巴西,足球和F1方程式赛车之间有着奇妙而相似的命运。若是一个赛车选手在比赛期间取得令人意外的成绩,他会在一夜之间成为民族英雄。在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上法国队完胜巴西队的两天之后,埃尔顿·塞纳赢得了底特律大奖赛冠军。

塞纳手里挥着巴西国旗,沿着赛道又开了一圈。这一圈对于当年在世界杯上失利又经历了经济危机的巴西来说无疑是一种安慰,之后每次获胜,塞纳都会用同样的方式庆祝,一直到他因为赛车事故而英年早逝。

在巴西人因为国家足球队表现不佳而感觉耻辱的日子里,塞纳在另一个赛场上升起了巴西的国旗,也让他自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赛车选手成为能让民众为他而相聚、可以和足球运动员争相媲美的偶像。

8年(编者注:1994年)之后,巴西在经历了24年(编者注:2002年)的心碎和等待之后第4次问鼎世界杯,同年,埃尔顿 ·塞纳也第4次角逐世界冠军。但不幸的是,圣马力诺大奖赛伊莫拉赛道的塔姆布雷罗(Tamburello)弯道夺去了这位深受巴西人民热爱的赛车选手的生命。

塞纳的早逝让巴西人民在打击和悲痛中难以自拔,当他的灵柩被送至巴西,停落于圣保罗市中心时,有超过20万人前来瞻仰这位民族偶像。现场的人几乎无法挪动,他的死让人费解,也让这个国家的人们在最黑暗时期燃起的那一点点希望之火泯灭了。 “巴西人民需要食物、教育、医疗,还有那么一点欢乐,如今连欢乐也失去了。”一位前来吊唁塞纳的女性粉丝哭泣着说道。他的逝世就像这个处于悲伤中的国家的一场灾难,政府甚至宣布全国哀悼3天。

当巴西国家队在美国世界杯上横扫意大利时,队长克劳迪奥·塔法雷尔说道:“我们打从心底里把这个胜利献给我们的朋友埃尔顿·塞纳。”

如今,塞纳依旧以其他方式活着。在巴西的许多地方(如他生前最喜欢的科林蒂安斯的训练场上),我们可以找到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道路、雕像和纪念馆。埃尔顿·塞纳基金会如今已为巴西的贫困儿童捐赠出数百万雷亚尔。

“富人不能把自己孤立在被贫穷包围着的孤岛上,每个人都需要有一个最基本的机会去过上好的生活。”埃尔顿·塞纳曾经说道。

这把空着的椅子是留给内马尔的相当重大的遗产,它显然也意味着一个巨大的压力。路易斯·阿尔瓦多搬出了另一个民族偶像,来试图说服内马尔的父亲让内马尔留在桑托斯。

“我也可以拿出第二套战略来试图说服他们。我安排了让贝利在一个特定的时间给我打电话。在会谈过程中,每个人都关闭了自己的手机。当看到手表的指针指向11点的时候,我悄悄打开了手机,于是在11点13分,贝利打来了电话,我装作大吃一惊,然后接起了电话。会谈于是中断了。

我把电话给了内马尔的父亲。贝利和他聊了近10分钟。贝利用他的经历,告诉内马尔的父亲内马尔留在桑托斯是很重要的。”

路易斯·阿尔瓦多称这个来自贝利的电话在心理上起了一个强有力的作用,确保了会谈能有一个好的结果。它确保了内马尔将留在桑托斯。

“内马尔有一种特殊的魅力。作为一个广告形象,他有能力帮助这些公司推销产品,这使他能够赚很多的钱。”

对于这一点,俱乐部主席以罗比尼奥为例子,阐述了这个观点。“我们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把罗比尼奥带回桑托斯的时候我们积累了大量的经验。罗比尼奥去了英国的球队,但他并不快乐,希望重回南非世界杯国家队备选名单,于是我们找到了一个带他回家的机会。我们没有足够的钱支付他在欧洲所能赚到的报酬,但罗比尼奥同意为一批公司做形象代言人。桑托斯付了他工资的20%,另外的80%来自于我们为他谈判而获得的广告收入。我们认为可以在内马尔身上重复和发扬这种做法。这也是现在所发生的。内马尔就像贝利一样,是桑托斯出品的。”

路易斯 ·阿尔瓦多认为,他留住了内马尔,这对桑托斯和整个巴西而言都将是一件让人满意的事。当内马尔与桑托斯的合约终止时,俱乐部将一无所获,但内马尔的存在会给桑托斯带来巨大的经济价值。至少,当2012年路易斯·阿尔瓦多努力留下内马尔时,他心里是这么盘算的。

“我拿到了最好的电视合约,我拿到了更高的比赛日收入。桑托斯的球衣和俱乐部的价值也随着内马尔的存在而逐渐攀升。因为我接手了一支欠债的球队,所以短期内能有数百万欧元入账将会非常棒。我们能够从债务中解脱,并利用剩余的钱去培养更多新的内马尔。于是我找了一个解决办法,而且有了中期目标。因为内马尔在巴西,所以巴西人相信我们能够主办好2014年的世界杯并且能够夺冠。世界杯是让巴西人彻彻底底赢回自尊的一个机会。”主席认为。

“自尊”,或许是在现实的阴影消散之前,对于处在事业巅峰期的路易斯·阿尔瓦多而言最关键的一个词。

内马尔是一个在巴西踢球的土生土长的巴西人,他就像一个普通的巴西人那样生活在巴西。他成为巴西人的一个符号象征是因为他深受巴西的习性和生活方式的影响。

巴西的年轻人只想看看桑托斯有没有找到一个他们可以崇拜和敬仰的偶像,而内马尔所展现出的信息正是—在巴西,你也能有所作为。

“在我看来,内马尔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一方面他是一个非同寻常的足球天才;另一方面,从足球圈的视角来看,他又是一个拥有鲜见的、不可思议的表达能力的人。他不仅具有娱乐细胞,而且表达自己的方式正是年轻人所喜欢的。”

有一次,路易斯·阿尔瓦多在沙滩上做了一个非正式的调查,“我问一群姑娘:谁是世界上最帅气的足球运动员,贝克汉姆还是内马尔?一个20岁、稍大一点的女孩说是贝克汉姆,其余不到20岁的姑娘们全都回答是内马尔。内马尔引发的还有一场审美革命。一个人能拥有如此多面的特征是非常宝贵的,他是一个会让你尽可能长久留住的人。”路易斯·阿尔瓦多总结道,“留住这个男孩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仅仅一年半之后,情况就大不一样了,路易斯·阿尔瓦多的美梦并没能一直持续到2014年,而是仅仅在18个月之后就发生了变化。

2014年,内马尔在西班牙深受债务危机的时候成了一名巴塞罗那队员—尽管西班牙多年来一直受到路易斯·阿尔瓦多的冷嘲热讽。桑托斯主席被迫认识到资本主义比玻利瓦尔主义更强大,金钱胜过了道义。最强的论据都无法阻挡这自由意志,因为内马尔的梦想和主席的梦想显然是不一样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